Alfredo Marquere En el paisaje de Olot, movie En el paisaje de Olot, Francisco Perell En el paisaje de Olot. Katja Georgi Die zwei Hasen, movie Die zwei Hasen, Lutz Kleber Die zwei Hasen. Travers Vale Easy Money, movie Easy Money, William A. Brady Easy Money. ? True stories One Magical Sunday: Painting 1350-1550: The Biography / Autobiography Florence, Broadhurst: Her Secret , Chronicle Books & Extraordinary Lives.

2008年1月,《TimeOut Shanghai》,《昨夜的双拥路》导演任明炀专访

以下是访谈内容:

1、这个戏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
我有随时随地记录创作素材的习惯,我的几个笔记本上写着一大堆不成章的字句,好多年都没有加工成小说或是剧本。有一天,我突然来了灵感,想到了一个戏剧情 境,我惊喜地发现,这个情境竟然把那些被我闲置多年的创作素材都串联了起来,构成了一个剧本的雏形。其实这个情境很简单,就是一个我很多年没有联系的、以 前也不是很要好的中学同学如果突然按响了我的门铃,我该如何应对?那种尴尬和心里难以抑制的种种猜测是不言而喻的,我脸上佯装的热情慷慨一定会很有趣。他 是否就此扰乱了我的生活呢?他的到来为何使我感到忐忑不安?由此,我的故事展开了。

 

2、怎么想到创建聆舞剧团的?
聆舞是我高中毕业那年开办的一个吉他学习班的名字,那时只骗到了两个学生,不过我还是很认真地教了他们半个月。后来我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萌生了组建一个 剧团的念头。那时,我读的虽然是所谓的国家级艺术院校,但校园氛围令我十分失望,总体师资水平和招生水平严重偏低,许多根本不喜欢艺术的人恬不知耻地混在 学校里,许多“能折腾的人”被告知要“夹着尾巴做人”。我想,一定会有人同我一样,渴望着一个纯粹、自由的艺术空间,孔夫子不是说“德不孤,必有邻”嘛, 所以我就着手开始组建聆舞剧团。后来,响应者寥寥。再后来,我被迫中断了北京的学业,又一次混到了上海。2005年,聆舞剧团终于成形,网站也开通了,并 于是年11月独立制作了第一个舞台作品——《地下室的男人,绿裙子走了》。

 

3、《昨夜的双拥路》首演之后,许多观众抱怨“看不懂”,您对这种反馈是持什么态度?
据我的观察,绝大多数观众从头笑到尾,所以,观众不是没看懂(否则就不会笑),而是不理解:为什么这个故事有头无尾、为什么人物会“角色互换”?绝大多数 观众很可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艺术作品。首演结束后,我看了一些观众的评论,在某超人气论坛上,看过这个戏的观众在急切的相互询问:四哥是谁?阿虎哥是 谁?周向红是谁?这几个名字在剧中只是被提了几次,对理解这个戏的内含其实是毫无用处的。但观众就是被这几个名字吊足了胃口。在我看来,这就是电视剧看多 了的结果,在绝大多数电视剧里,每个人物的“前世今生”都被交待得一清二楚,但在这个戏里,很多东西都没有告诉观众,所以观众感到很不理解。有的观众就批 评这个戏把一些该交待的问题没有交待清楚。
这种风格的戏剧,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被西方的观众接受了,但在今天的中国,很多观众还是无法理解这种东西。目前的中国社会,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之间存在 着巨大的鸿沟,这种状况直接导致了严肃艺术的边缘化。我同意朱大可先生的观点:像易中天、于丹这种精英文化的大众诠释者应该更多一些,在大众文化和精英文 化之间搭建更多的桥梁。   

 

4、《昨夜的双拥路》制作资金大概是多少?
演出场地不要钱(下河迷仓的支持)、演员不要酬金。我的两个搭档帮了大忙:蔡艺芸家里是开浴场的,浴场里有一个舞台,我们就去那里排练,不要钱;舞台布景 用了五百个纸箱,是赵莺燕的公司赞助的,也不要钱。这次的观众很热情,购买了许多我们自己制作的光碟和印刷品,由此得到的利润与演职人员的饭钱、车钱的总 和基本持平。所以,这个戏等于没花钱。


5、你怎么看待主流戏剧,你认为独立戏剧和主流戏剧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你这里所说的“独立戏剧”应该是指涉一种不受任何商业利益限制、不受任何政府部门管制(就是体制外)的戏剧,同时,它的艺术品格接近实验戏剧、先锋戏剧, 并且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和锐度。我也倾向于使用“独立戏剧”一词,这比起词义暧昧的“民间戏剧”要准确得多。何况,我很难把一些牛气冲天的所谓搞“民间戏 剧”、“民间诗歌”的人同“民间”一词联系在一起。
我认为,主流戏剧为独立戏剧提供支撑力,是一个金字塔结构,没有主流戏剧就没有独立戏剧。独立戏剧是主流戏剧的开拓者和实验者,主流戏剧会不断地从独立戏剧中提取新鲜、适当的成分重新调配主流戏剧,以满足喜新厌旧、好奇心强的大众审美需求。
在中国,主流戏剧的土壤不能算做肥沃,所以,独立戏剧的成长空间也非常狭窄。要想发展独立戏剧,就先要搞好主流戏剧。


6、这个戏从有想法到制作完成用了多长时间?
8月初的时候我得到了最初的灵感,随后,剧本的大致框架也出来了,但写作的过程却拖了很久,由于懒惰和一些琐事,我直到9月初才完成了第一稿并给剧中的 《双拥路中学校歌》谱好了曲(实际上,我总共只用了三个下午和两个晚上的时间)。因为剧中的男一号是一个非常喜剧化的人物,聆舞剧团的御用演员中没有合适 的人选,所以剧本完成之后,我们就立刻开始找演员。直到10月中旬,我们才确定了最终的演出阵容。排练的过程倒是蛮轻松的,我们平均每个星期花两天的时间 在蔡艺芸家的浴场排练。虽然大家平时都有赖以谋生的工作,但每个星期抽出两天的排练时间还是可以实现的。我们一般是第一天的中午到达蔡艺芸家的浴场(在松 江),吃过饭后开始排练,一直排到晚上11点,然后洗澡、睡觉,第二天起床后继续排,直到下午3点。六个星期后,11月27日,我们的阵地就转移到了下河 迷仓,装台、整合、定妆、彩排、布置剧场。12月1日晚上的首演,无论是演员的表演还是总体的舞台效果,基本上都达到了我的预期目标。